周转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周转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红粉佳人第三十二章剑姬震怒-【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26:57 阅读: 来源:周转箱厂家

第三十二章 剑姬震怒

一件宽大的黑袍,面上是标志性的银色骷髅面具,身形雄伟的骷髅尊者在密

林间穿梭纵跃,他的速度非常惊人,前一刻他的身影才刚出现,下一刻已在十数

丈外的地方,仿佛脚不沾地的魔鬼。

在他前方大约三四里外,隐约可见星星点点的火光,只见骷髅尊者冷哼一声,

本已迅若鬼魅般的身法,竟在几个呼吸间再次提升。

没人知道,骷髅尊者宽大黑袍下的胸膛,此刻充满了怒火。

自二十年前,他亲手击毙碍事的枪圣萧修谷,骷髅尊者便将组织内的一切大

小事务,放心地交由他信任的三名长老,自此闭关不出。

骷髅尊者绝没有想到,在主上需要他鞍前马后的关键时刻,他所一手创立的

血骷髅组织,竟遭遇前所未有的重创,元气大伤不说,连带主上新收服的另一派

势力阴阳宗,也覆灭于双修阁。

阴阳公子等人是败在轩辕皇主之手,可说是非战之罪。然而陈万竟在不明就

里的情况下被人绑走,守在陈家内部的组织精锐,在事发后几个时辰方发现此重

大事故,这是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

当他赶到泸泉,本该出来迎接他的最后两名影子刺客,均被一剑封喉,连同

泸泉的内线也一并丧命,他的杀机也在同一时刻达到高峰。

到目前为止,骷髅尊者仍不知对方的来历,但根据他所知的某些线索,对方

的身份并不难推论。

首先是当世之中能在这般狭窄的范围内,令两大影子刺客在几乎没能来得及

反击的情况下同时击杀二人,有这种武功的人,整个九洲国不超过两手之数。

其实,两名影子刺客身上除喉咙一处致命剑伤外,全身上下没有其他伤口,

这证明对方平时擅于用剑。

排除掉重伤未愈的轩辕皇主轩辕豪,九洲国最有名的用剑高手当属蓬莱剑姬

秦雨宁,其次就是圣剑门大门主秦松,除此之外,还有前不久与他交过手的剑姬

之子,这三人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都可以做到这件事。

秦松此人不论白道黑道都吃得开,与他血骷髅也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没有

杀人动机。

而蓬莱宫曾被他们暗中截杀过几次运货车队,剑姬的前夫轩辕豪更是覆灭掉

阴阳宗与他们组织大半高手的祸首,不论怎么看,蓬莱宫的嫌疑都是最大的。

更重要的是,前不久司徒府的大总管孙文彪突然失踪,司徒德宗发散人手出

去寻找无果,过后不久,那孙文彪又突然回府,说是外出时被人敲了闷棍伤了头

部,在床上躺了好几天,司徒德宗不疑有他。

直到陈万失踪,骷髅尊者才将两者联系在一起。他亲临司徒府,那孙文彪在

他面前闪烁其辞,一看便知有鬼,在他的酷刑拷问下,那个叫王厚的镇南帮成员

为求一死,临死前将其所知的一切都吐露出来。但仅能得知的是,谋划绑架真正

孙文彪的人当中,除镇南帮成员外,还有蓬莱剑姬的养女闻人婉。

将这一切联系起来,蓬莱宫有十之八九的嫌疑。

秦雨宁应该很清楚武尊的身手有多么可怕,在这种情况下她仍敢这么果决地

出手,那证明轩辕豪已取得了她的谅解,并已将他所知的一切透露与后者。否则

秦雨宁单是为了她的宝贝儿子考虑,便不能轻易让蓬莱宫涉险。

陈万对主上忠心耿耿,这些年来也为组织作出了不小的贡献,然而不管他还

有多少利用价值,骷髅尊者都会在第一照面将其击毙。

否则待陈万落在轩辕豪手里,被其逼问出魔殿的所在,那将会严重威胁主上

的千年大计,他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要怨,就怨他知道的太多了!

只倾刻间的功夫,骷髅尊者在密林间已越过百丈的距离。

就在他思忖间,一个削瘦的黑影突然间从一株大树的枝干上跃下,凌空朝他

扑来。

黑影来得可说全无半点征兆,且速度更是快至常人的肉眼难以捕捉。

面具后的双目一阵紧缩,没有人能形容此时骷髅尊者内心的震动。

多少年了?自他武功大成以来,从没有任何人能在感官高度戒备的情况下接

近他,更枉论偷袭。这一情况在今夜终被这神秘人所打破,不论对方武功如何,

单是这项成就,传出去足以傲视九洲。

对方由头到脚罩着黑布,看不出面目,手上使用的是一柄包裹着黑布的长剑,

当骷髅尊者的目光扫射到此剑的形状时,顿时心中一震,他知道来人是谁了!

「嘶!」

黑布陡然炸开,夹带着劲爆的气劲往骷髅尊者射来。

骷髅尊者冷哼一声,长袍下枯瘦的双手探出,将射来的碎布一一拍开。金芒

大盛的轩辕剑,也在同一时刻来到他的额前。

饶是以骷髅尊者的盖世武功,在全无准备之下受袭,也只能临时应招。只见

他双掌合十,在轩辕剑的剑尖距他额前仅毫厘之差的时刻,将剑尖合住。

「瓮!」的一声闷响,劲气四下激射,紧接着「啪」的脆响一声,骷髅尊者

面上那标志性的银色面具应声爆开。

骷髅尊者枯瘦如柴的双掌依旧死死地按着轩辕剑,林子轩用尽气力不断逼近,

骷髅尊者的布鞋已在地面划出一道深深的长痕,仍旧没有让轩辕剑再进半分。

林子轩暗叫可惜!

他凭借来自《修真神诀》的超凡感应力,先一步埋伏在骷髅尊者的路线上,

再收敛全身气息藏于树顶,连轩辕剑也没敢露出来,便是打算趁机给骷髅尊者致

命一击。

一切都很完美,可他终究低估了骷髅尊者的武功,在电光火石的刹那,竟被

他硬生生地接住。

气劲如锋利的刀刃,往四下散刮。

原本寂静的夜林,以二人为中心,骤然狂风大作,周围的十丈以内的树木哗

哗作响,枝干不住抖动,落叶呼啸地被卷入半空。

林子轩灌满灵力的剑尖没法再作寸进,骷髅尊者全力印住的剑锋也同样卸无

可卸,各自的额头上也都冒出了冷汗。

就在二人僵持不下的当,骷髅尊者的黑袍突然鼓了起来,他的袖口却紧缩下

去,情况十分诡异。

林子轩顿时心中一凛,来自《修真神诀》的超凡灵觉令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的气息,于是他手腕一抖,轩辕剑从对方的双掌中抽退,身形同时毫不犹豫地暴

退。

「嗤嗤嗤!」

下一刻,骷髅尊者紧闭的袖口骤然大张,数十道尖锐无匹的冰寒真气,铺天

盖地地朝林子轩所在的方向爆发。

幸好的是林子轩的超凡灵觉让他先一步作出反应,险而又险地避开。

「噼里啪啦」一阵爆响,位于林子轩后方的几株参天巨树可便没那么好运,

数人合抱的粗壮树躯,在骷髅尊者这诡异的一招下炸了个稀巴烂。

骷髅尊者在前方立住,林子轩终于看清他的真面目,不由得感到吃惊。

皆因骷髅尊者横看竖看,都像个四十岁左右正值壮年的中年男性,完全与他

的年纪不符。

要知道,骷髅尊者出道的时间可比九洲国另两大武尊都要早,大陆上虽无人

得知他的真实年纪,但照他出道时间来推算,骷髅尊者至少该近百岁。不论他的

修为有多精湛,外貌都不可能保持得如此年轻,这其中定有某些他林子轩没法理

解的内情。

骷髅尊者从林子轩的神情反应中看到他的吃惊,须不知,他内心的震惊比任

何人都更甚。

距离两人上次交手,这才过了多长时间?

在哪些短的时间里,林子轩的武功竟已成长到如此可怕的地步,纵观大陆千

百年的历史,也是闻所未闻!

本来依旧主上的吩咐,轩辕皇主林天豪与蓬莱剑姬秦雨宁唯一的独子林子轩,

在魔龙出海之前是绝不允许对他出手的。但现在,骷髅尊者改变了主意,即使冒

上负伤的风险,他也必须在今夜拿下林子轩。

否则他必将成为魔殿最大的祸患!

林子轩感应到对方杀机大盛,立时冷哼一声,轩辕剑剑身的上古铭文明亮了

起来,仿若一只只游动的金色蝌蚪,他的身影在原地消失。

「砰呯呯!」

双方以快打快,均是全力抢攻没有半点留手,迅若鬼魅般的身影在密林间激

斗不休,片刻间的功夫,便已交手了两三百个回合。

而二人所到之处,密林中那些高大的树木纷纷应声爆裂,被二人交手所产生

的劲气所激荡,没有一株能幸存。

骷髅尊者终于难掩面上的震惊。

皆因他已全力出手,竟没能在局面上取得上风,反而因对方的炽热真气对他

有克制之效,而吃了一些闷亏。

骷髅尊者虽有着一身近百年的功力,又经其主上赐予的龙骨丹而仍保持有壮

健的体魄,但不管怎么样,都难以跟血气方刚的林子轩比试持久力,因此他心里

很清楚再这般硬拼下去,徒两败俱伤以外,不会有任何收获。

「好!」

「弱冠之龄,便能与本尊激斗数百合而旗鼓相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虞

禄常也不得不写一个服字。」

骷髅尊者立定于十丈开外,先一步选择了收手。

林子轩也觉察到骷髅尊者的武功比上回交手时更胜几分,虽不明白怎么回事,

但也清楚今晚想杀他是断无可能了。

他收剑立定:「明人不说暗话,尊者的手下皆为本人所杀,林子轩随时恭候

尊者的大驾。」

「哈哈哈哈……」

骷髅尊者仰天发出一阵大笑,「好,不愧为剑姬之子,本尊必会再领教。」

他的目光不经意地往林子轩的身后瞥了一眼,随后纵身一跃,离开了。

骷髅尊者的身影刚消失在幽暗的密林中,闻人婉与莫鹏已经带着一众蓬莱宫

执事高手赶来。

「轩弟,你没事吧。」闻人婉满脸写满了焦急。

「少爷,您怎样了。」一众执事也深怕自家少主出什么事。

赶赴在最前方的莫鹏见林子轩完好无损,松了一口气,道:「子轩没事,那

骷髅尊者呢?」

「他走了。」林子轩摇了摇头。

顿了顿,在火把的照映下,林子轩白净的脸上陡然一红,旋又隐去。

闻人婉脸色剧变:「轩弟,你受伤了?」

林子轩摆摆手,道:「跟骷髅尊者交手时受了点伤,不碍事的婉儿姐,我至

多十天八天便可痊愈。嘿,骷髅尊者伤得比我重,没有大半个月的功夫,他绝回

复不了。」

话音一落,众人先是松了一口气,接着是难以置信的狂喜。

骷髅尊者凶名之盛,早已传遍大陆。林子轩今夜令他负伤而退,消息若传出

去,林子轩将立即挤身大陆最顶尖高手之列,足以与白鹿先生、清一真人这两位

武学巨擎相提并论。他的影响力也将超越剑姬,蓬莱宫的地位也将因他而跃至与

蜀山相等的位置。

在场众人,唯闻人婉不去理会这些东西,林子轩受了内伤,哪怕不重,依然

令她感到极为心疼。

返回营地后,闻人婉亲自为林子轩熬制了两个时辰的葯材,且不顾林子轩的

反对,一匙一匙地给他喂下去。她的温柔体贴,让林子轩完全没法拒绝。

待到喝完了汤葯,倦意袭来,林子轩便准备躺下休息。

与骷髅尊者这一战,两人的武功在伯仲之间,因而从交手伊始就是硬碰硬,

毫无半点花假,林子轩今夜所损耗的灵力极巨,迫切需要恢复补充。

就在他迷迷糊糊,快进入梦乡之时,林子轩感觉到一具火热的胴体贴了上来,

紧紧地搂住了他。

林子轩顿时惊醒,映入眼帘的竟是闻人婉熟悉的花容。

「婉儿姐……你怎么……」

「轩弟,姐姐吵醒你了吗?」

闻人婉有些不好意思,香唇在林子轩的脸侧印了印,仅穿着薄薄亵衣的柔嫩

胴体紧紧贴在他身上。

「婉儿姐,这样不太好吧,你都已经跟莫鹏哥一起了,我这可是给他戴绿

……咳……」林子轩轻咳一声。

闻人婉青葱般的纤指在林子轩的手臂上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跟着嗔道。

「死轩弟,姐姐没嫁给他就还是自由之身,姐姐跟谁睡就跟谁睡。」

林子轩顿时瞪大眼睛,苦笑着道:「我的婉儿姐,你好像一点也不知道你有

多漂亮的样子,你要跟我一块睡,我只怕会忍不住,到时就怕莫鹏哥他……」

「他敢?」闻人婉罕见地秀眉一竖,「我家轩弟受了伤,我要照顾他,有谁

敢有意见?」

林子轩听得心头狂跳,照闻人婉的意思,他就算接下来忍不住想要她的身子,

她也不会拒绝,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婉儿姐……」

「嗯?」

「你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咱俩在蓬莱宫后山脚下玩时看到的那只护崽的小母

鸡……」

「姐姐正跟你说正紧的……」

闻人婉没好气地轻拍了他一下,搂着林子轩的手又跟着紧了紧,「你可知方

才你独自追出去姐姐有多担心?」

林子轩见她美眸有了一丝雾气,心中顿感愧欠,「抱歉,婉儿姐,让你担心

了。」

「你如今受了伤,姐姐又怎放心让你一个人?南州已经陷落,夫人她们必定

已第一时间赶回蓬莱岛,我们即使到了双修阁也碰不上夫人她们。所以姐姐刚才

跟大家商量过,明天一早便押着那陈万起程返回蓬莱岛,免得夜长梦多。瑾儿那

边缓多十天八天,待你伤好了再去见她也不迟。」

林子轩「嗯」了一声,「也好,咱们蓬莱岛地处云州,也不知那边现在情况

怎样,颇让人担心,先回去看看情况也好。」

两人说了会话,林子轩忍不住跟闻人婉亲了一会儿嘴,后者很热情地回应他。

闻人婉的举动自然也让林子轩想起了方才,她与莫鹏在营帐里赤裸交欢的情景,

下身很快就硬了。

闻人婉当然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但她今夜已跟莫鹏缠绵了甚长时间,又为了

追上林子轩来回奔波了七八里,已颇感疲惫。加之她心疼林子轩的伤,两人便什

么都没做相拥着睡去。

到第二日起程,哪怕林子轩已言明他的伤并不是很重,闻人婉仍强行把他拖

进她的厢车里,不允许他独自升策骑,让林子轩极是无奈。

过后的路程里,林子轩自是经常在车内跟闻人婉相拥亲吻,又或不时地把玩

她的美乳玉足,看着闻人婉羞涩的样子,也算是乐在其中了。

…………

与往日的热闹相比,帝城更加喧哗了。

千里之外的战争,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帝都百姓们安乐的生活。

唯有街上不时可见手握急报,策马飞奔的将士,火急燎燎往皇城方向狂奔。

证明在这安定喧嚣的背后,暗潮正在涌动。

傍晚时分,一辆很普通的马车进了城门。

半个时辰后,马车在一座非常别致的宽敞四合院前停了下来。

在寸土寸金的帝城里,能拥有这样一座院子的人,定然非富即贵。

「夫人,到了。」驾车的中年人恭敬地垂立车旁。

只听得车里头传出轻轻一声「嗯」,声如莺语,直软入人的心脾。

车帘揭开,一双洁白小巧的绣鞋轻轻探了出来,沿绣鞋而上,白色的流苏长

裙包裹着的优美身段无法遮掩。

这是个身姿修长曼妙的女人,而她的容貌,即便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样

的字眼,也难以形容她的美艳绝伦。

即使已跟在身旁服侍多年的中年人,面对她那风华绝代的仙姿佚貌,也不由

得心跳加剧,垂下目光,不敢对这天仙般的人儿有半丝不敬。

绝色美人伸出白玉般的纤手,中年人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接了上去,将她

扶下马车来,这才将其迎入院子。

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与七八个年轻丫鬟已提前在院子内恭候。

「夫人,您舟车劳顿,辛苦了,让丫环们先伺候您用餐吧。」

绝色美人轻摇螓首,「不忙,你们都下去吧,王伯,你留下来。」

「是,夫人。」

待到众人离开,那王姓老管家为绝色美人奉上香铭,跟着垂询道:「不知夫

人有何事吩咐老奴?」

那绝色美人不急不缓地小饮了两口香茶,道:「你们少奶奶的贴身丫鬟小琳,

是否已嫁了人?」

老管家恭声道:「回夫人,小琳确已嫁了人,对方是殿前步军都虞候的李光

夫,据闻李光夫此人很得沂王的信任。」

绝色美人黛眉轻蹙:「这件事,为何没跟我说?」

老管家不敢隐瞒,「回夫人,少爷几个月前来帝都时,让老奴查出小琳所嫁

的夫家,老奴也是那时才知小琳嫁了人。因小琳的婚事是少奶奶所安排,老奴拿

不定主意便向少爷请示,是少爷让老奴不要跟夫人说的。」

「哦?」绝色美人颇为意外,「你们少爷也知此事?」

「是的,夫人。」老管家点点头。

「知道了,王管家先下去吧。」

「是,夫人,老奴告退。」

绝色美人若有所思。

夜,渐渐深。

「登登登。」

三声轻柔的叩门声。

「进来。」

房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位娇憨可爱的黄衣少女,赫然是名扬帝都的十一位

玉满楼才女之一的凌仙儿。

她轻轻掩上房门,走了过来,「夫人,您比仙儿预计的快了两三日。」

凌仙儿望着房中那一身白裙的绝色美人,双目毫不掩饰她的崇拜,能让她露

出这般神情的,自是唯有名动大陆的蓬莱剑姬秦雨宁一人。

由于凌仙儿在信里头写得很简略,秦雨宁只知道有个男人,与她们蓬莱宫未

来的少夫人有着密切的关系,情况到底如何,是秦雨宁目前急需了解的。

「瑾儿那边出现这样的事,我怎还能坐得住,对方究竟是谁?」

凌仙儿轻轻摇头,道:「那人是谁,仙儿也不知道。」

秦雨宁立时皱起了秀眉:「仙儿若是不知对方的身份,又是如何发现瑾儿身

上的异常?」

凌仙儿回答道:「事情始于仙儿一次无聊的举动。前阵子婉儿姐来帝都时,

仙儿向她借了那套跟瑾儿少奶奶一样的千里镜,那件筒状的神奇物件夫人应该也

有看过吧?」

千里镜是西大陆的独有产物,制造工艺极为精湛,数量稀少,能视数里外之

远的景物,相当神奇,秦雨宁自然接触过。

秦雨宁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跟婉儿姐借来后,因为忙碌的缘故仙儿便把它忘在一边,直到不久前仙儿

突然想起,便心血来潮地把千里镜拿了出来。也就是在那天晚上,仙儿一个人无

聊,拿着它四处看,却看见……」

秦雨宁沉着声,道:「仙儿看见了什么?」

「仙儿看到瑾儿少奶奶的身影,在玉满楼的三楼跟一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

两人在房门外的廊道上搂在一起……亲嘴。」

秦雨宁的脸色明显沉了下来。

「然后呢?」

凌仙儿顿了顿,接着续道:「那男人跟瑾儿少奶奶亲完了嘴,仙儿便看到他

把少奶奶拦腰抱入了房,半个时辰后,少奶奶才出来……」

当她话音落下,秦雨宁的脸色已是相当难看。

她强压着心口的怒火,冷冷道:「仙儿真的没有看清那人的面目?」

「没有。」凌仙儿苦恼地摇头道,「当时廊檐下没有火光,且隔了那么远,

仙儿起初也只能依靠他们后面房间透出的些许灯火,勉强看到瑾儿少奶奶是在跟

一个男人在亲热。到那男人把少奶奶抱进房时,仙儿也只能看到那男人模糊的背

影。」

「发现这样的事,那时仙儿当真是吓了一大跳,因此在少奶奶出来后,仙儿

根本不敢休息,在楼顶守了一整夜,但那男人却像凭空消失了似的,再也没有出

现过。因此仙儿有些怀疑,少奶奶的玉满楼里或许有通往别处的暗道。」

「仙儿形容一下那人的身形。」

「那个男人高高瘦瘦,但体型跟子轩少爷不一样,穿着一身华丽的锦服,除

此之外,仙儿便没有看到别的东西了。」

秦雨宁听得沉默不语,半晌,她才缓缓道。

「瑾儿有着非常优越的出身,云国虽是个小国,但她的母亲是云国国君最疼

爱的亲妹,有着皇族血脉的瑾儿一出生便是贵族中的贵族。她很小的时候便已有

了倾国倾城之姿,因此她比皇族的小公主们更受国君与皇妃们的喜爱。」

「她父亲司马氏一族更是云国世代的名门望族,书香门第世家,数百年来走

出的都是绝代大儒。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的瑾儿,任何一方面都是无可挑剔。」

「何况她自幼和轩儿相识,两人还订有婚约。」秦雨宁深吸一口气,「单凭

仙儿目睹的这些,我真的很难相信向来典雅自持的瑾儿会做出伤害轩儿的事来。」

凌仙儿顿时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

「仙儿是否还有别的发现?」秦雨宁淡淡道,「说吧,我都听着。」

「自那晚后,仙儿这段时间一直在暗中观察。因事关重大,仙儿也不敢贸然

地向夫人禀报。玉满楼一直以来都是达官贵人们最喜欢光临的去处,一般人很难

进来。但最近这段时间,仙儿能明显感觉到玉满楼的人杂了许多,这些人大部分

是江湖人士,且看起来武功都很不简单。」

秦雨宁认真聆听着,没有插话。

「起初仙儿以为那人可能是这些江湖人之一,但观察了一段时间,仙儿没有

任何收获。而瑾儿少奶奶那边也一切正常,直到七八天前,仙儿突然发现有一辆

奇怪的马车,连续四五晚在深夜人静的时候进入玉满楼。」

秦雨宁美眸微凝:「瑾儿上了那辆马车?」

凌仙儿点头道:「是,仙儿亲眼看到跟随马车而来的一个侍女,将瑾儿少奶

奶迎进了车里,驶出了玉满楼,马车离开便是三四个时辰。」

「知道马车驶去哪儿吗?」

「仙儿也不知道。」凌仙儿摇了摇头,「仙儿也曾想派人去跟踪,但驾车来

的是一个戴着斗笠的老者,仙儿能看得出来此人武功极不寻常,便一直不敢行动,

唯有给夫人写信。」

凌仙儿虽是姹女门人,精于魅惑之道,但本身并不懂武功。

秦雨宁沉吟道:「瑾儿身上确隐藏着很多秘密,但仙儿既然这么肯定,便一

定还有别的发现吧?」

虽然司马瑾儿连续四五晚乘坐陌生马车出行,且一离开便是三四个时辰,确

实让人生疑,但也仅限于怀疑。

凌仙儿是花娘拾来的孤儿,自小便带来蓬莱宫,一些技艺还是秦雨宁所传授

的。秦雨宁让她试探陆中铭,凌仙儿二话不说便献出了身体,要知道,凌仙儿乃

名扬帝城的十一位才女之一,她一刻春宵说值千金也不过份,在秦雨宁眼中她是

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凌仙儿必定掌握了确凿的实证,才会给她来信。

「那……仙儿便跟夫人说了吧。」

秦雨宁轻轻颌首。

「瑾儿少奶奶跟着马车离开的第一晚,第二日仙儿专程过去找她,见她精神

焕发,脸上有着一丝难以觉察的红晕尚未褪去。仙儿跟花娘与媚娘学过姹女之术,

当时虽已看出少奶奶有很大可能刚与男人交欢过,但心里仍期望是自己看错。」

「之后两天,少奶奶脸上总有着欢好过后残留的余韵。而仙儿又一直没办法

跟踪,直到三天前,也即是少奶奶连续第五晚乘坐马车离开玉满楼的翌日,仙儿

故意装成早早起身,在花园前偶遇到少奶奶。」

凌仙儿瞥了一眼神态没什么变化的秦雨宁,便续道。

「少奶奶见到仙儿时有些意外,还微笑着跟仙儿唠叨了几句,仙儿从她脸上

看不出一丝异样,但比起前几日,少奶奶的眉宇间有了一丝疲惫。就在仙儿从少

奶奶身边离开的时候,仙儿在瑾儿少奶奶的身上闻到了除女人的体香外,还有

……」

秦雨宁忽然深吸了一口气,「还闻到了什么?」

凌仙儿轻轻咬着下唇,道,「从瑾儿少奶奶的身上,仙儿还闻到了……很浓

烈的……男人精液的味道……」

「呯!」

「岂有此理!」

凌仙儿话音落下,秦雨宁的纤掌已狠狠地在桌上拍下,昂贵实木的圆桌立时

四分五散,把凌仙儿骇了一跳。

只见秦雨宁凤目含煞,道:「瑾儿是我蓬莱剑姬内定的儿媳妇,我蓬莱宫未

来的女主人,是哪个男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将主意打到她的头上?」

秦雨宁挺拔的双胸剧烈地起伏着。

「轩儿一表人才,与瑾儿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何况她俩八九岁时就已认识,

可说是青梅竹马,瑾儿到底是怎么想的?」

「瑾儿被那男人接出过的这四五天里,有丫鬟朝玉满楼方向端过葯吗?」

凌仙儿微微垂下螓首,「仙儿每一日都亲自到葯房问,但并没有丫鬟给少奶

奶送过葯。」

「混帐!」

她那高贵典雅的儿媳连续四五个夜晚,被某个男人褪光衣服压在身下操弄,

已令秦雨宁怒火中烧。现在再听到瑾儿事后竟没有服葯,顿时让她更是怒不可遏。

那男人接连四五个夜晚,将他肮脏的精液尽数射入到她儿媳的体内,若没有

服下避孕葯物,那将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司马瑾儿出身书香门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唯独不懂半点武功,不能像

秦雨宁等人这样运功杀灭掉精子。那男人绝对知道这点,瑾儿没有服葯,很可能

是那男人的意思。

秦雨宁简直恨不得要把那男人一剑劈了,再拖出去挫骨扬灰。

「夫人,您消消气。」凌仙儿柔声劝慰道,「像少奶奶这般娴淑典雅的人,

与水性杨花绝扯不上关系。仙儿相信,少奶奶必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秦雨宁显是余怒未消,她冷冷地道:「瑾儿的为人怎样本宫比任何人都相信,

正因如此,在她身上出现了这样的事,我也仍视她为我的儿媳没有改变。」

「但瑾儿纵有万千理由,也不该瞒着轩儿与他人有染,一旦让轩儿知晓,事

情绝不会轻易收场。」

「夫人,那现在该怎么办?」

秦雨宁深吸了几口气,平复心中的火气后,才说道:「过后这几天,那男人

还有派马车来接瑾儿吗?」

凌仙儿摇了摇头,道:「没有了,这几天玉满楼里一切都很正常,夫人,您

什么时候去见少奶奶?」

秦雨宁淡淡道:「明天一早。」

烈焰武尊满v版

众矢之地手机版

妖姬ol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