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转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周转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纨绔才子作者墨武完结-【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45:21 阅读: 来源:周转箱厂家

隐者不遇 第一节 枫叶

????‘小隐在山林,大隐于市朝’,在这个世界,划分人的方法很多,多半是对立的关系,有男人才会有女人,领导存在要有意义,下属那是必不可少,大款瞧不起的就是乞丐,二奶的衍生对立面是兔爷,但是也有一种人自称为隐者,却没有什么相对应的称谓。

????或者是因为隐者本身就没有被人注意,亦或是,隐者要挑战的只剩下自己!

????叶枫实在是个普通再不能普通打工仔,叶子的叶,枫树的枫,他实在如同枫叶一样普通,被无情的秋风一吹,有如屠宰场上鸡鸭上架,闹哄哄的来到了南方的一个比较开放的城市,当然我们可以用一个大众化的两个字来称呼,这里又叫特区,也可以叫做S城。

????名字虽然普通,叶枫长的却还算靓仔,如果没有那一幅宽边黑色的眼镜压在鼻子上,如果没有一双穿的脱线的皮鞋加以衬托,如果没有洗的白的有些发黄的衬衫衣领彰显他的身份,他还算是一个女人中比较理想的大众情人。。。。。。

????只不过如果是如果,生活是生活,生活中没有理想的如果,只有残酷的现实,目前的现实就是,叶枫正伏在办公桌上,坐在位置正是公司的死地!

????S城很讲风水一说,办公室当然也是不能免俗,大多拜的是关老爷,当然还有一些私下流传的说法,当然靠窗的位置谁都想坐,那里现在就坐着老板的老婆,还用深色玻璃遮挡,美其名曰外边的风景不好,挡挡煞气,当然办公室要有些大叶子的植物落地,用意洗尘生财,这个位置是被财务占据的,正对门和走廊的位置一般不会有人去抢,因为那里阴气十足!

????叶枫一来就被分配到死地的位置上,他左边是面墙,前面是走廊,右边有台硕大的复印机,成天咣当咣当作响,那台复印机已经被白领认定为办公室的头号杀手,除了复印文件的时候,甚少有人靠近。

????叶枫这一坐下来,煞气阴气杀气齐聚,却也无可奈何,新人的鬼门关岂是这么好过的!

????此刻的他,双手支在桌面上,眼睛离桌面的那张纸的距离不会超过笔尖到纸面的距离,这就让人产生一种怀疑,他是在填表,还是在借机偷懒打瞌睡!

????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咚’的一声响,叶枫摸摸脑袋,推推眼睛,疑惑的转过头去。

????“叶枫,你的电话。”一个大眼美女半含瞋怒,半是埋怨的望着叶枫,“又在偷懒。”

????现在美女的定义实在弱化了很多,随便挺挺胸,露露大腿的,就可以入选美女的行列,如果还有那个把小蛮腰扭动一下,就可算得上是美女中的美女!

????方竹筠如果按照这个标准,肯定是名落孙山的,她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套装,既不露胸,也不露大腿的,但却更显得端庄大方,一头披肩长发瀑布般的滑下,黑亮飘逸,让几个办公室的小伙子不由自主的望了过来,咽了口唾沫。

????叶枫看着方竹筠的眼神和看木头没有什么分别,只不过多了一分疑惑,“找我?”

????“不找你难道找我?”方竹筠差点把电话丢了过来,叶枫桌上不是没有装电话,而是电话前几天坏掉,报到财务一直没有解决,他的职位是个销售经理,不过却是实习性质,这年头,你出去销售,名片上不印着经理两个字,那是直接被人家丢到垃圾堆里去的,他这个销售经理负责两个省份的销售,都是老少边穷的省份,当然东南亚的业务他也可以开拓,不过目前公司好像没有向这个市场进军的打算。

????“哦。”叶枫应了一声,慢吞吞的站了起来,好像老年痴呆症提前发作,接过电话,无视方竹筠的白眼,“哪位?陈总?好,我就过来。”

????他说是就过去,却是收理了一下桌面,看了一眼桌面的表格,摇摇头,揉成一团,丢到了垃圾桶中,方竹筠却是一愣,不由望了他一眼,那是一张入职申请!

????等到走到陈总办公室的时候,五分钟已经过去,房门一响,一个小姑娘泪流满面的走了出来,看了叶枫一眼,低声说了句,“叶枫,你保重。”

????小姑娘脸上几个俏麻子,却不影响观感,名字叫赵丹,办公室对她垂涎的实在不少,当然也包括坐在办公室内的陈总。

????“炒鱿鱼了?”叶枫嘴角一丝笑意,“等等我,我可能也是和你一样的命运。”

????“好。”赵丹低声应了一句,走到自己的座位收拾起用品,她和叶枫都是两个月没有一单业绩,白白每个月拿着八百元却没有收益,自然是被公司清理的对象!

????叶枫走进办公室,关上了房门,规矩了坐了下来,望着陈总的眼神很平淡,也像望着一根木头。

????陈总四十上下,属于成功人士那种,小肚凸起,一低头是看不到脚面的。

????“叶枫,两个月了,”陈总的目光终于从远去赵丹的屁股上移开,转到了叶枫的脸上,看着叶枫的眼神有些不爽,因为从态度来看,叶枫实在更像是个领导,“可是你还是一点业绩没有,当初我把你招到公司的时候,很看好你的潜力,特意分给你两个从没有人开发的地区,可是你的表现,实在让我很失望!”

????陈总有个著名的理论,就是要能向和尚推销木梳,断腿的推销皮鞋的那才算是真正的业务员,公司的产品是小区智能系统,他期盼叶枫实现的目标就是,向那些可能还点不起灯的村镇推销小区应用的电子产品。

????叶枫笑笑,不语。

????“可是我还是看好你的能力,”陈总叹息一声,推过一张纸来,“如果你努力,你的实习期再延长三个月,每个月还是八百,怎么样,这可是个机会!”他的声音很有煽动力,也着重这个努力两个字上,他相信,只要不是智障,没有道理不明白他的含意。

????“机会为什么不留给赵丹?”叶枫笑了笑,淡淡道:“因为她不肯陪你睡?”

????“你说什么?”陈总霍然站起,风度全失,怒视着叶枫,“你敢再说一遍!”

????“我说你炒掉赵丹,只是因为她不肯陪你睡,”叶枫叹息了一声,“前几天她老妈还在医院,打着点滴,你知道她需要钱,也需要工作,所以提出让她陪睡的条件,只是可惜,看来她不肯!”

????陈总坐了下来,已经恢复了冷静,“叶枫,熟归熟,你这样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你要知道,我们这里,是讲法律的地方!”

????“讲法律?”叶枫笑了起来,阳光灿烂,“法律好像不允许重婚的,我却好像隐约听说,陈总外边最少还有两个老婆!”

????陈总油光满面的一张脸,突然变的煞白,“你不要乱说!”

????“一个在Z城的,另外一个,”叶枫敲敲脑袋,凝思苦想状,“我好好想想,对了,就在本市,不过当然不住在陈总的家里,你那里有着老婆孩子,有一天我看到你从景明阁出来,两个人手挽手,好像还很恩爱的样子。”

????陈总一张嘴张开,仿佛被塞进去两个癞蛤蟆,“你说什么?你,你,”四下望了一眼,兔子一样的窜了起来,做贼心虚的拉下了窗前的百叶,这才回转身来,用力拍拍叶枫的肩头,“小叶,我果真没看错你,就说你能干,公司销售副总监的位置还是空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不要。”叶枫摇摇头。

????“开个价吧。”陈总一愣,实在搞不明白这小子的心思,他向来处理这种事情都是小心翼翼,一个星期,半个月的才去一次,公司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这小子又是从哪里听来的,而且听他说的地方,还是准确无误!

????“不要搞的鱼死网破,那样大家都不好,”陈总低声道:“那样你得不到什么好处!”

????叶枫笑着站了起来,用力拍拍陈总的肩头,好像他已经变成了这个公司的总裁,“陈总,我的要求很简单,再给赵丹一次机会,等到她妈病好了再说!”

????陈总目瞪口呆的望着叶枫,如同望着一个怪物,等到‘咣当’一声门响,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抢到桌前,抓起了电话,“小王,赵丹走了没有,没走?快让她进来。”??

隐者不遇 第二节 佛曰

公司的人都很奇怪,不知道这个陈总是不是憋了很久,亟待找人解决一下,都是不由为赵丹担心起来。

赵丹只是进去了几分钟,就已经兴冲冲的走了出来,伸手拿着一张纸,兴冲冲的跑到叶枫的桌子前,“叶枫。。。。。。”

“叶枫走了,”小王说道:“你进去的时候,他就走了。”

“可是我还有五百块钱没有还他!”赵丹几乎哭了出来,“上次我妈住院的押金,还是他垫的钱。”

“你打他手机呀。”小王慌忙道。

“你拨打的手机已欠费,”赵丹呆呆的听着这个提示,不知所措,手中拿的正是公司正式聘用的合同。

×××

叶枫走出了大楼,舒了口气,伸手把手中的零碎扔到了垃圾桶,拍了拍手掌,喃喃自语道:“才两个月,唉。”

“叶枫!”一个娇脆的声音响在他身后,清悦动耳。

叶枫叹口气,转过头来,望着俏生生立着方竹筠,“什么事,来安慰我?”

“呸!”方竹筠轻啐了一口,秀脸微红,“怎么走的时候,不找同事聚一聚?”

“你请客?”叶枫撇撇嘴,“快回去吧,不然按照公司的第三十一条守则,会当作旷工处理的。”

“你不能请我?”方竹筠鼓起了勇气,大胆的暗示,就算是聋子都能听出她的言外之意。

叶枫苦笑摇头,“有机会再说吧,现在我要考虑找处住的地方,”掏出兜里的钞票,连个皮夹子都没有,数了一下,“一千一百五十八块,这是我的全部家当,工资要十五天内结算,随便找个房间都要五百块以上,唉。”

他叹息了一声,却用眼睛的余光暼了一眼方竹筠,扯下了破旧的领带,解开了衣领,露出了洗的发黄的衣领。

“你找不到住的地方?”方竹筠秀眸一闪,无视他的小动作,“我那租的三室两厅,有一个同伴,一千五一个月,有一间是空的,算你三百块好了。”

“不行,”叶枫慌忙摇头,“我不习惯。”

方竹筠脸上闪过失望,“那你有什么打算?”

“还不是再去找一家做销售,”叶枫叹息一声,很是郁闷的样子,“我文凭不高,除了销售能做什么?”

他转过身去,低声道:“你自己保重,就当从来没见过我好了。”

“叶枫!”方竹筠大叫一声。

叶枫止住了脚步,却没有转身。

“你这么聪明,只要不放弃,肯定会有出息的,”方竹筠直接,“可是你为什么这么懒,为什么不知道自己去争取机会,你知道吗,我给你的那套销售方案,那可是我这两年的心血,你只要好好看,那两个省区虽然不算肥肉,做几单绝对不是难事,可是你看看,”

方竹筠绕到叶枫的身前,伸手一举那个方案,翻了一下,“这里几页我是特意黏着的,却一点没有损坏,你根本是翻都没有翻。”

叶枫一怔,竟然说不出话来,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方竹筠竟然这么细心,而且这么关心他,或许,关心一个人是因为爱?叶枫脑海中闪出了一个人的话来,慌忙摇摇头,驱逐了这个可怕的念头!

“我没有这个天分,”叶枫只要苦笑道:“方竹筠,谢谢你的好心,只不过我这人不喜欢约束,能不能请你放过我?”

“放过你?”方竹筠轻咬朱唇,本来鼓励的目光有些一丝怒意,“你是说我缠着你是吧,好,算我下贱,叶枫,你好样的,你记住你说的!”

方竹筠实在气的语无伦次,用力一跺脚,愤愤的走向了办公大楼,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怒气不消,狠狠的把本子丢在桌子上,‘啪’的一声大响!

赵丹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竹筠,看到叶枫了没有?”

“没看到,你当他死了好了。”方竹筠余怒未消。

“可是我要还他钱,”赵丹显然很诚实,“我还要谢谢他。”

“谢他干什么,这个人属狗的,专咬吕洞宾!”方竹筠回了一句,“你小心他见到你,乱咬一气。”

赵丹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愤怒,还是带着感激说道:“刚才陈总说,本来这次公司招的两个人实习员工,正式聘用只有一个,留下的机会是叶枫的,可是他执意让给我,陈总还说,让我找到叶枫,好好谢谢他。”

小姑娘知道找工作不易,已经忘记了陈总的用心不良,却不知道陈总的用意不是让她找叶枫道谢,而是暗示叶枫,自己已经照着吩咐做,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不相欠。

方竹筠一愣,“你说的是真的?那快打他的电话。”

“可是他的电话打不通,是欠费的,”赵丹语带哭腔,“刚才我出去找了,没有看到他。”

小姑娘想起那天,叶枫掏出五百块眉头都不皱一下,垫付了押金,自己的电话却是没钱充值,更是内疚!

“什么?”方竹筠慌忙掏出手机,拨了两个按键,已经拨出了电话号码,如果有用心的会知道,这是一种直播方式,通常用于亲人和经常联系的好朋友!

“你打的电话已欠费,”那头传来营运公司温柔又冷酷的声调,方竹筠听了,手机滑落到桌面,竟然是茫然不知。

如果叶枫不联系自己,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再也碰不到他?姑娘心中突然一酸,想起了以前听得的一句话。

佛曰,百年修得同舟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自己和他难道这么缘浅,只有匆匆的两个月相识?!

×××

叶枫望着方竹筠走入了办公大楼,这才转过身来,耸耸肩,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伸手掏出一个古怪的东西,方方正正,好像个mp3的东西,只是才拿出来,没有等他按一下,上面一个红色的指示灯已经一闪一闪的,叶枫嘟囔一句,放到了耳边,头一句就是,“我拜托你老人家,不要老烦我,行不行?”

那面传来声音有些苍老,刻板生硬,却好像还有一丝笑意,“难道你又被炒了,我说你被炒鱿鱼,也不用把气头发在我身上吧?!”

“每次我被炒鱿鱼,你都是第一个时间来问候,你是不是诚心想让我K你一顿?”叶枫压低了声音,意带威胁。

“陈方,哦,你尊敬的陈总的弱点,一切把柄我都告诉了你,你如果把握这些,都不能保住这个职位,”那面的声音悠然道:“我除了用你脑袋进水来形容,实在无话可说。”

“你他。。。。。。”叶枫本来想爆出口,还是没有骂出来,他好像不会骂人,他本来平日是个很和善的人,方竹筠就是因为他两个月不说一句粗话,才悄悄喜欢上的他,“我就是喜欢被炒,你能把我怎么样?”语音一顿,“最近有什么好消息没有,比如阁下月经不调,更年期到了什么的,如果那样,阁下可以休息半月十天的,不要过来天天陪我聊天的。”

那面的声音还是平平淡淡,“恒生指数今天暴涨,我昨天已经告诉你,你只要随意拣一只买,就可以顶上在这破公司两年的薪水,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

“信你个大头鬼,”叶枫嘟囔了一句,“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一共一千多的资产,缴房租都是要考虑拣个便宜的,你是居心不良,想让我的钱打水漂,看笑话是吧?”

“我可以借你钱,”那个声音淡淡道:“赔了算我的,赚了是你的,几千万都行,只要你给我一个账号,十分钟后钱就会到。”

“你有病?”叶枫差点没有哭了出来。

“我没病,我有钱而已。”那个声音回了过来,“要不要考虑一下,指数还会涨,只不过赚的少些。”

“考虑个球!”叶枫回了一句,用手按了一下按钮,闭了通讯,嘟囔道:“什么隐者,犯贱还差不多,这么说都不走,真怀疑是不是人!”

[ 此帖被佳士利在2011-03-05 22:09重新编辑 ]

战火与荣耀变态版

我的世界基岩版

正统三国游戏

一起来挖宝红包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