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转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周转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少年刀刺好友网游让其相信死了加血可复活

发布时间:2021-01-20 11:27:30 阅读: 来源:周转箱厂家

一切是从2010年7月11日开始的。

那天早上7时,12岁的胡超(化名)躺在没有空调的出租屋内,热得无心睡眠,便早早起身,步行20分钟,去到好友陈文(化名)家中。他要找陈文要点东西———价值500元的电脑显卡。胡超和陈文,两人都在伦教培教小学读了六年书,刚刚毕业。

陈文还在睡觉,他的二弟给胡超开了门。胡超上了三楼靠近楼梯口的一房间内,一屁股坐在塑料凳子上,很熟练地打开电脑,双击了电脑桌面的《三国》游戏,选了关公,开始玩。《三国》游戏是他和陈文最喜欢的,有时候,遇到陈文扮演的刘备被杀死了,胡超扮演的关公就会冲进去报仇。

这次,他只玩了10分钟就觉得没意思了,开始动手拆电脑。10天前,陈文曾对胡超说,他家有两部电脑,他可以把其中一台电脑上的显卡给胡超。胡超正为这事发愁。半年前,没工作的妈妈花了1300元积蓄给胡超买了部二手电脑,谁知用了不到两月,显卡就坏了,换个新的要500元左右。胡超家没钱买新的显卡,500元差不多是他和母亲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可如今,陈文反悔了,不想把显卡送给胡超。“我哥同意你拆电脑么?”面对陈文二弟的质问,胡超没有回答,而是将被拆开的电脑主机丢在一边,转身另一间屋子,陈文在那儿睡觉。“进了房间后,胡超还把房门反锁了,我还听到拉窗帘的声音。”陈文二弟说

胡超的确拉上了绿色的窗帘布,还从陈文睡的床底摸出一把类似匕首的刀具抓在右手上。刀是几天前,他落在陈文家的。“我想吓唬他一下,同意把显卡给我。”胡超后来这样解释,“拉窗帘,是怕人看到。”

这把刀长约10厘米,是三年前胡超从阳山老家祖屋里找到的。因为觉得刀身好看,他就带回了顺德。后来,胡超仿照武打电视剧人物那样,将刀绑在自己的小腿肚子上,“这样让我有了闯荡江湖,路遇不平拔刀就刺的侠客感觉。”胡超说,上学时他是不带刀的,平时绑着也能用来防身“我觉得这个社会太乱了,不安全。曾经就有人想绑架我。”

胡超把刀对着趴在床上的陈文,嘴里嘀咕了几句。还没睡醒的陈文无意识地扬了下右手,正好碰到胡超的刀子,立刻被划出了条10电厘米长的刀口,而且刀口很深,“血一下涌了出来”,胡超回忆当时情景。见到血后,陈文清醒过来,想起身制止胡超。但胡超手中的刀并没停下来,而是在陈文的肚子、胳膊上乱戳 “当时好像鬼上身一样,做着完全没意识的动作。”胡超这样说。

14岁的陈文,虽然比胡超大两岁,但是无论个头还是力气都比不上胡超。他被胡超压住,只能左右翻滚,无力起身。两人此次的翻滚打斗,不再是平日里的嬉闹游戏,而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搏斗。陈文很快就没了力气,被子上,枕头上都是血迹。胡超说自己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做法会致命,“我以为人和游戏里的人物一样,死了加血就可以复活。”

被捅了25刀后,陈文喊疼的声音越来越小。此时胡超突然停了手,并找来衣服和纸巾给他擦伤口止血,还想让陈文写一封说明书,声称此事和他无关,自己是为情所困才自杀。但是陈文已经没力气写字了,胡超开始有些害怕。

十分钟后,胡超走出房门,告诉陈文家人,陈文自杀了。后来伦教医院急救科的医生回忆,陈文被拉过来时,已经休克。在陈文入院诊断书上这样写着,两肺叶被刺伤,身上有多处刀伤,刀口均长约3厘米,深达肋骨处等字样。

鉴于伤势严重,伦教医院将陈文转至顺德大良人民医院。伦教派出所民警则将尚在陈文家中的胡超带到警局问话调查。

两家 突变

34岁的陈石(化名)一辈子也忘不掉7月11日那个早晨。早上8点20时,远在常州工作的他,刚刚起床,就接到来自顺德家中的电话。电话里,他老婆着急地说,大儿子陈文出事了,被捅了20多刀。听闻此言,陈石呆坐了10分钟。他甚至不相信老婆的话“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今早就出事了?”

7月10日晚,陈文还给陈石打电话说,升初中的成绩出来了,他在班里排名前十,能去伦教的汇贤中学读书。这事让陈石很高兴,并爽快答应给陈文买部能变速的自行车。变速车要400元左右,这相当于他一个月的生活费。

陈石没来得及请假,就坐飞机回了顺德。下午3时,到了顺德人民医院手术室门口,他才相信老婆说的是真的“当我在手术单上签字时,顿觉千斤石头背在身上,压得喘不过气来。”7月26日,陈石如此形容当时的感觉。

陈文是三个孩子中最令他骄傲的,长得文静,学习也好,很听大人的话。对只读到小学四年级的陈石来说,儿子的每一点成绩都是他在远方的工作鼓励。陈文在常州来玩的一张照片,也被他放在钱包里。

7月12日凌晨3时,陈文被推出了手术室,被送进了ICU病房。那一夜,陈石一夜没合眼,“眼前全是陈文以及胡超有些怯生生的样子。”他想不明白,被他认为是“干儿子”的胡超怎么能下如此狠手。

此时的胡超,正呆在派出所里。7月11日上午10时,在家洗衣服的四川外工谢小惠,接到派出所电话要她来协助调查,电话说,她儿子胡超捅了人。今年30岁的谢小惠惊呆了,“儿子虽然学习不好,但伤人的事情,肯定干不出来。”在她眼里,12岁的胡超很老实且胆子小,晚上都不敢一个人睡觉,要和她睡在一起。

没读过书,只会写自己名字的谢小惠非常疼爱儿子。如果手头有钱,她会给儿子买些肥中带瘦的猪肉,加点青椒,这就是儿子认为天下最好吃的饭菜了。这样的生活持续了12年。

胡超也是她唯一的情感寄托,因为她和丈夫感情不好,甚至到了快离婚的地步。在派出所见到儿子后,她更愿把这事看成两人类似平时的打闹玩耍,只是这次把事闹大了。

两天后,胡超回到只有20平方米的家中,这个出租屋月租130元。胡超的爸爸从广州的工厂赶了回来,一度想把儿子暴打一顿。处理这事让他烦心不已,甚至不想在家里多待一分钟。谢小慧则担心地睡不着,“伦教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哪间中学还敢要我儿子啊?”

胡超,很是沉默。

陈文 十多万医疗费的眼泪

7月26日,陈文从IC U病房转到普通病房。陈石看到儿子肚子上的伤口后,整整两天没吃饭,“肠子都露了出来。”他还揪心的是,高额药费。住院10多天,已经花了13万多元。 “能借的我都借了!”说到此处,他手指夹着的香烟抖动了两下“我盖房子的钱是向别人借的,现在又向别人借钱。我实在没办法了。”

陈文家是顺德本地人,每年向顺德社保部门缴纳160元的“大病统筹”费用,因此,陈文的住院治疗费用可以按照规定报销六成左右。但惨剧出现时,很少储蓄的陈家,并没有资金过渡,而针对佛山山市户籍人口的医前救助制度(向民政部门申请救助金先垫付医疗费),目前也仅在三水试点。

在常州当司机的陈石突然因此活跃起来。他去找政府寻求帮助,去找媒体希望得到关注。

他不断被人问及儿子是怎么被捅得,伤了哪些地方,伤情怎样,甚至还有记者要求他“比划模仿一下”。“这些问题像刀子一样往我心窝捅,”说着说着,陈石就会哭,但他还是希望能把自己的电话登在报纸上,这样可以方便别人帮助他“很不好意思,很尴尬,”这个34岁的男人说“但每月3000元工资的我,要养活一家五口人啊。”不过,陈石也在坚持,报道千万出真名,不要出他家的具体位置,他担心,另外两个儿子的生活会受到影响。

7月27日上午,护士为陈文换药。看到站在他病床前的陌生人,他露出了惊恐的眼神,陈石则礼貌地让他叫“叔叔好”。男孩身上到处缝着线,左臂已经发黑,八成是保不住了。床头药架上挂着六瓶药水,因为仍无力进食,他的生命要靠葡萄糖等药水来支持。护士轻手轻脚地换药,陈文还是哭着喊。陈石见状,跑到卫生间里,哭了起来。

胡超 在电游和漫画中消耗

7月27日下午,胡超窄小的家里弥漫着中药味道,谢小慧正在给儿子煲药。从派出所出来后,胡超就得了重感冒,家里的钱全给了陈文看病了,谢小慧只得在附近中药铺,花了5元钱开了些中药给儿子吃。胡超一会躺在床上,一会坐在屋子里发呆,只是每天上下午两次得去派出所去报到。

胡超家是典型的外来工群体,尽管已在顺德生活了十多年,但胡超跟母亲都没有社保和医保。胡超刚毕业的培教小学属于伦教镇办小学,恰是因为离住所地很近,他才幸运地入读这所以本地生为主的学校。目前有超过10万外来工在伦教生活和工作,在伦教10多间小学中,除伦教小学和培教小学外,其他小学中每个班级中,都有超过一半以上的学生为外工子女。而在顺德最多外来工聚集地--容桂,他们的孩子就学问题更加突出。

胡超家月租130元,光线很不好,24小时都要开灯,不然黑得看不到人。屋里唯一值钱的,就是那台显卡已坏,1300元买的二手电脑。这台电脑是胡超唯一的娱乐工具。在顺德的外来工子弟普遍学习不好,原因其一是父母没时间管,其二是他们对当地情况不熟悉,没什么朋友,课后时间更多在电脑和网吧里消耗。

胡超学习也不好,在班主任胡老师眼里还很老实,他只交了陈文一个朋友,两人关系很好,玩着同样的《三国》电脑游戏,也经常一同去伦常路附近的漫画书店租借《火影忍者》漫画看。他们还仿照游戏中的人物,按照年龄大小,结拜了兄弟。这样的生活至少持续了四年。

出事以后,谢小慧并没指责胡超。她根本不知道胡超平时在看些什么书,也不知道胡超从漫画和游戏里学到了什么。面对着来采访的记者,她一个劲地问,“你说,法院会怎么处理啊?”来自伦教派出所的消息是,胡超不够法定年龄,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派出所要等陈文身体稍好后,对其进行笔录,然后再采取相应措施。

煲完中药,谢小慧又开始为晚餐发愁。早上她去了市场花了2元买了一捆番薯叶,本想对付一整天。但胡超呢喃着说,他已经13天没吃到肉了。谢小慧只得掏空衣袋,把仅剩的3元钱买了4两带皮猪肉。没有冰箱,她把肉放在凉水里镇着。

胡超靠着妈妈的肩头,仍很少吭声。当他得知陈文左臂可能残废时,顿时低下了头,不停抠着自己的指头。他担心陈文的身体,更担心陈文可能不再把他当朋友了。“为了陈文,我要考清华大学,多赚钱养他一辈子。”

外来工子弟胡超的世界

一把长约10厘米的刀,胡超仿照武打电视剧人物那样,绑在了自己的小腿肚子上,“这样让我有了闯荡江湖,路遇不平拔刀就刺的侠客感觉。”胡超说,上学时他是不带刀的,平时绑着也能用来防身“我觉得这个社会太乱了,不安全。”

胡超说,“我以为人和游戏里的人物一样,死了加血就可以复活。”

胡超学习不好,在班主任眼里还很老实,他只交了陈文一个朋友。两人玩着同样的《三国》电脑游戏,也经常一同去借《火影忍者》漫画看。

谢小慧并没指责儿子胡超。她根本不知道儿子平时在看些什么书,也不知道儿子从漫画和游戏里学到了什么。

神行九歌手游官网版

众矢之地

忍者追击安卓版

西游一万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