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转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周转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视频网从春秋到战国徐伟峰备战后奥运时代

发布时间:2020-02-10 18:18:34 阅读: 来源:周转箱厂家

作为央视网首家奥运视频直播合作伙伴, PPS网络电视为视频转播权支付了千万级人民币,加上带宽租用以及运营费用,奥运视频服务总投入约500万美元。

“同行一直有质疑,说就这么点钱,花那么多钱投入奥运有些欠考虑。”PPS总裁徐伟峰说。

据了解,自2005年12月从联创策源首轮融资100万美元以来,PPS主要的资金来源包括2007年3月第二轮融资1000万美元(由联创策源和启明创投提供),以及2007年1000万人民币左右的营业收入。

近日,徐伟峰向本报独家披露了奥运巨额投入的资金来源。

在奥运之前,PPS已经完成总额近2000万美元的第三轮融资。该笔投资由LG旗下的LB投资公司(LB Investment,下文简称LB)领投,联创策源和启明创投跟投。

为什么是LB?

据LB投资总监王嶔介绍,LB由LG家族成员创立于1996年,最初是LG电子的一个战略投资部门,2000年独立成为一家风险投资公司LG Venture Investment,今年7月更名为LB Investment,至今已管理14只基金。

此次投资PPS的基金是LB在2007年8月成立的中国基金(China Focus Fund),额度为4500万美元,主要投资高速发展的中国公司以及加深韩国公司与中国企业的合作。

王嶔说,早在LB中国基金创立之初就已经把PPS纳入了视野。他认为,“通过电子邮件、门户、搜索、即时通信、游戏、社区、购物等各个阶段的互联网应用的市场培养,新一代中国人已成为了互联网的一代”,视频势必将成为互联网应用上最大的亮点之一。

而PPS吸引LB的主要在于“技术(P2P技术可以节省大量带宽资源,以及首创的P2P点播技术)、团队、快速增长的能力、庞大的用户基础、长远的战略目标,”因此,在今年年初,LB正式接触PPS。

然而,在LB伸出橄榄枝之前,当时已有另外一家VC在与PPS商谈投资意向。

徐伟峰说,虽然“受人关爱感觉很不错”,起初只有一家VC入局仍然有所担心,“可能市场对PPS的看法未必正确,比如估值”,后来发现,两家VC对行业以及PPS的观点是相当一致的。

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甘剑平介绍说,PPS之前本来就有融资需求,即使没有这次两家风险投资商介入,他们也会继续追加投资。启明创投此次跟投,在保证股权不被稀释的基础上,“实际上股权比例较以前还多了一些”。

据甘透露,之所以选择LB,是因为LG的背景提供了较高附加值,“既体现在获取广告资源上,也包括能够提供更多技术的支持”。

同时,“LB基金在投资决策效率上非常快。”据了解,LB和PPS很快就达成了投资意向,经过尽职调查和法律文件的起草签署,在4月初就完成了资金到账,前后只用了2个多月的时间。

然而,除此之外,LB能够胜出的一大关键是满足了创业团队在保有股权数量以及经营管理权的安排。

徐伟峰并没有透露具体的谈判细节,只是模糊地说道,“经营团队首先要在公司保持较大比重,比方,我们不希望自己只剩下40%的股份,而有一个公司拿了60%的股份,如何求取平衡很重要。”据了解,在完成此轮融资后,三名创业团队仍是第一大股东,不过只是相对控股。

因此,创业团队对于公司的控制权非常关切。“VC投资之后会拿到优先股,在公司会有很多优先权力。我们会有所担心,万一情况不太好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如何选择一个条件更能够保障我们原始创业团队的权力?”而LB开出的条件则更符合管理层胃口,王嶔承认“我们在股份比例上更加灵活,让公司管理层拥有更多的股份,在董事会权利上也给与公司管理层充分保护和自主权”。受保密条款的限制,徐伟峰只用了一些比喻作出相关说明。

“比如,在某些重大事项决议上,如果董事会投票不只是要求半数通过,你可以设立为三分之二多数。马云只要有一股就永远是董事会成员,Google两位创始人的投票权会放大几倍。”

奥运视频播放的囚徒困境

徐伟峰说,如果没有这笔融资,PPS仍然会操作奥运。只是方式和方法不一样,原因在于奥运资源的稀缺性,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

而与新浪、搜狐等传统门户网站不同的是,他们已经形成了既定的影响力,只要有东西,大家主动会去看,而视频类网站则需要借此提升知名度,用徐的话说,“要从战略高度来思考这件事情”。

PPS同样也受到来自广告客户和用户的压力。“既然每家视频网站都号称做得最好,就需要向客户证明实际的影响力,为他们创造价值;用户的需求最简单,管你花多少的代价,如果你这里没有就要到别人那里看。”

品牌、客户和用户三个层面方面的因素累加,决定了几乎所有的视频网站都要参与奥运的游戏。

而最核心的资源掌握在拥有视频转播权的央视手中。

作为垄断资源的所有者,央视提供了多种组合包,播放形式上包括点播、直播和点播+直播,播放资源上可以选择旗下的频道组合。从每个视频网站的角度来看,希望购买转播权的越少越好,但是出于战略考虑,几乎没有一家视频网站希望在这次扩大影响的竞争中败下阵来,陷入“囚徒困境”。唯一的差别,只是手中可以利用的资源以及如何利用的问题。

最后,除了PPS之外,新浪、搜狐、腾讯等近10家网站都为奥运视频转播权买单了,只是选择的内容组合包不同,而PPS购买的是最高级别的规格,除央视网以外在线直播与点播奥运内容最多的网络电视运营商。

据徐伟峰透露,在奥运期间,广告单价接近平常价格的10倍,“之前一般广告单子在几万到十万之间,奥运期间数量级都是几十万甚至百万级”,在奥运期间大概签了近40个品牌客户,总收入约在2000万至3000万之间,不过仍然不足以平衡支出。

不过,徐伟峰认为,奥运为视频网站带来的最大契机是市场教育,相当于为广告客户普及了视频网站所蕴涵的价值。

“最初,销售人员去和客户谈视频网站的广告形式时,不太被认可。但是奥运之后,现在已经不需要我们多作解释了,有些甚至是主动来登广告。”

徐伟峰注意到,奥运之前,国内视频网站上投放的80%广告来自网络型客户,例如网络游戏或者其它网站,而奥运期间, PPS网络电视上的品牌广告主投放比例高达九成,而在奥运之后,品牌广告仍能占40%左右,比如彪马、兰蔻就在奥运后下单了,“每单差不多在三十万左右”。

作为投资人,王嶔最关切的就是广告收入的盈利模式被市场接受的速度有多快,“PPS已经完成了技术平台的搭建和用户基础的建立,作为一个新兴的媒体,怎样作为一个主流网络媒体被广告主接受将是下一步的挑战”。而目前,“后奥运效应”还在发酵,品牌广告主是否将视频广告作为长期选择方案仍有待观察,但是获得市场关注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渐进“战国时代”

在徐伟峰眼中,现在整个视频的服务主要是服务器终端和用户的单向交流,依然比较初级,只是解决了“你要看什么我给你看”的问题。

“你除了看这个之外还想看什么,或者是你没有看过什么,你接下来想看什么?跟你一样喜欢看这些东西的人在哪里?”这一系列的问题还有待回答。

他认为,未来视频的发展会更加个人化和社区化。“比如,我知道你有看恐怖片的习惯,就会推荐给你,你上线就能直接看到,而且可以帮你找到有共同嗜好的人,再把这些人群组织起来。”

通过跟踪用户的收视习惯,定位细分人群,最终能够实现精准营销。而视频只是撬动用户的一根杠杆,“只要我们做得足够好,用户就可能把互联网的其他使用放在PPS。 而我只有吸引住最多的用户,广告主自然会喜欢我。”据了解,PPS在进行调研,并已经尝试根据年纪、性别、区域对用户群做出区分。

徐伟峰说,现在视频网站讨论最多的应该是版权问题。针对P2P网站流行的保底分成模式,徐表示“片子质量不是很高的情况下,收回成本有难度;如果影片质量高,往往供片方已经植入了广告”。

“保底分成模式更适合长尾的内容,比如说旧的影片。”徐坦言,未来版权的压力会相对增大,也会出现对于优秀内容资源的争夺。比如,PPS最近就耗资购买了《赤壁(上)》的视频播放权,这种探索还会继续进行下去。

据徐预计,今年PPS整体广告收入大概四五千万元左右,总支出在1000万美元左右,除去奥运期间500万美元的支出之外,版权费、带宽以及其它日常运营成本各占1/3,他有信心PPS在年底实现单月的收支平衡,明年则能够实现年度的盈亏平衡。

而据他从侧面了解,目前各类视频网站领跑者的收入将能到两三千万元的规模,据徐伟峰推算,全年行业收入已经超过2亿元,并在日趋成熟。

而在甘剑平看来,如果将行业内众多视频网站的竞逐看成一场赛马,起初看不清谁是赢家,那么现在领跑者的群体慢慢赛出来了。

作为投资人,甘剑平也毫不掩饰对于PPS团队的赞扬,“团队表现大大超过我们预期,PPS无论在注册用户数、同时在线用户量、技术方面都已经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徐伟峰认为,2009年一定有人活不下去,预期到时视频网站会出现并购,“用户、视频内容等到底是有价值的,只是会以一千万美金还是一百万美金来算的问题而已”, 某种意义上,将由强弱并存的春秋时期逐渐过渡到数强并争的战国时代。

他表示PPS短期内并没有考虑并购其它视频网站的计划,“一个每月亏200万元,另一个亏100万元,合并起来没有意义”。PPS已锁定以单独上市为目标,照目前的规划,大概在2009或2010年间会开始讨论上市。

王嶔也认同,“两三年之后才是真正的收获期。”

尽管如此,当被问及“如果是新浪或百度想买PPS呢?”徐伟峰似乎留有余地,“这个问题我会好好考虑一下,我会好好想想,但是不敢说会不会答应。”

广州工商税务注册代理

中山工作签证要求

深圳筹划税务企业

广州工商税务合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