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转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周转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生银行列王的纷争与平衡

发布时间:2020-03-26 12:05:35 阅读: 来源:周转箱厂家

角逐势力:新希望刘永好,东方集团(600811,股吧)张宏伟,泛海集团卢志强,安邦集团。

逐鹿过程:初期,工商联背景的刘永好与张宏伟成为最大势力——中期泰山会卢志强崛起,在民生银行(600016,股吧)内外辗转腾挪——之后,刘永好借力增发重回老大位置,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全力协调并平衡各方势力——安邦集团的强力入主,各方诸侯纷纷减持,旧有的平衡已经被打破。

争夺结果:安邦集团入主成为老大,其他势力减持股份,退避三舍。

游戏注脚:民生银行的控制权不断更迭,但刘永好、史玉柱“谁能给民生带来价值就支持谁”的观点从未改变,能为参与者创造利益才是这场游戏的根基。

■文/本刊特约记者 唐 亮

在2014年底的一个月内,安邦集团在二级市场上拿170亿元资金收购民生银行股票。目前安邦集团已经控股民生银行,持股比例至22.51%,成为第一大股东。

在“安邦系”身后,“希望系”、“泛海系”、“东方系”等资本巨鳄,所持股份大多未超过5%。安邦集团的入主,在一定程度上结束了民生银行二十年的纷争局面。

作为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民生银行股权分散,股东背景深厚,董事势力犬牙交错。轮番登场唱戏的,无不是中国资本市场上真正的“大玩主”。

大佬斗法,泰山会博弈工商联

追根溯源,民生银行源于泰山会与工商联两派势力。

1993年,有感民企贷款之难,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在泰山会首次座谈上提议,成立一家主要为民营企业服务的民营银行。随后经过一番牵线搭桥,德高望重的全国工商联主席经叔平主导了民生银行筹建工作。在筹备委员会中,工商联成员占4席,泰山会成员占8席。

筹建之路多坎坷。此后3年,泰山会成员史玉柱深陷巨人大厦危机而退出。工商联在政府支持下则日趋强势,经叔平不但占据民生银行董事长之位,更要求工商联自身支配30%表决权。忌惮于此,泰山会最终只余两家参股:卢志强与杭州通普电器公司。

由此工商联企业成员竞相涌入。当时尚未进入泰山会的冯仑,凭借万通大厦卖楼款凑够股本;濒临人生转角的牟其中,欲以一块无中生有的满洲里地皮入股,但因无人肯信而入股失败;还有刚成为政协委员、荣膺四川首富的刘永好……他们中的幸运儿构成1996年民生银行初创59位股东的主干。

在那个“民有、国营、党管”的初创年代,工商联是民生银行董事会中一个特殊的存在——没有出资却享有30%最大话语权,远超第一大股东广州益通集团公司持股的比例6.54%。当时,刘永好仅列第13大股东,但因其“本分”而被工商联、统战部推举为民生银行副董事长。这虽然遭致不少非议,但在经叔平力保下,各股东只能默认这个圈子特有的规则。

1999年,民生银行筹备上市,零股本的工商联将丧失表决权。如何延续影响力成为经叔平的当务之急,他的选择实际上就是扶持“代理人”。

当时正值亚洲金融危机末期,民生银行借由清理不良资产,通过法院强制拍卖股东股权进而回收股东贷款。颇为蹊跷的是,本不是股东的东方集团张宏伟屡屡抢占先机,成为股份接盘者,一举持股9.42%,成为第二大股东。

在圈里,张宏伟素以低调著称,公开露面寥寥,但他与经叔平熟络却是人所共知。正是经叔平力推,张才被推举为工商联副主席、民生银行副董事长。而刘永好,他曾说自己是经叔平的“助手、学生、晚辈”,经叔平是他的“领导、恩师,更是长辈、朋友”。

在那场讳莫如深的股权兼并战中,经老的另一左膀右臂刘永好成为“明面上”的最大赢家。借由协议受让,刘永好精准地将股本扩大至9.9997%,与当时董事会规定的10%持股限制仅差之毫厘,成为第一大股东。加上刘氏家族其他持股,“希望系”持股逾17%。

谁料,泰山会的卢志强来了一招暗度陈仓。泛海集团虽然只抢到4000万股,与东方集团并列第二大股东,但却至少有1.1亿股被转到中色建设、中国船东互保协会两家与“泛海系”行为一致方名下,总共持股一度超过20%。俨然成为真正的话事人,力压刘永好与张宏伟。

不过,当时卢志强已位列工商联常委。在经叔平斡旋下,横卧于民生银行董事会中的“希望系”、“泛海系”、“东方系”三大系虽然在股权上争夺不休,但基本上能够顾全大局,给民生银行相对自主的发展的空间。

闪转腾挪,泛海暗战新希望

泰山会与工商联的博弈,三大系之间的争夺,表面上是股权的此消彼长,实则却暗含两层战略意义。短期来看,民生银行就是一只肥硕的“现金奶牛”;长期而言,民生银行实质上就是一个攫取中国金融资源、产业资源的井口。

这其中最成功的金融“玩家”当属卢志强。客观来讲,若非是他,民生银行如今只能被称为是一家银行,而非“民生系”。

2002年3月,证券业向民企放开,地处郑州的黄河证券趁势启动增资扩股。位列民生银行股东之列的卢志强与中国船东互保协会携手,分别出资2.4亿元、1.2亿元成为黄河证券第一、第五大股东。正是由于这层关系,几个月后黄河证券被刻意更名为民生证券,并从郑州搬迁至北京,与民生银行成了邻居。

据说这里还另有隐情。据传“泛海系”曾要求黄河证券保证,让银行贷给“泛海系”旗下光彩事业集团2.4亿元等额贷款。也就是说,卢志强以2.4亿元贷款的利息就换来民生证劵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凭借高超手段,卢志强后来接连染指民生保险经纪(2002年)、民生信托(2003年)、民生典当(2003年)、民生期货(2008年)、民生财富投资(2014年)……其手法可概括为:携手盟友协同作战,参股金融企业,获取一张张宝贵的金融牌照,并力求对金融企业绝对控制;之后通过股权质押、关联贷款获取数倍融资;等到股份解禁后再高位套现,反哺旗下地产、能源等业务。

而要维持如此庞大的“民生系”,卢志强一直不吝于从民生银行攫取现金,如质押股份融资,也包括获得颇受争议的关联贷款。当然,民生银行股东尽是中国最具实力与影响力的民营企业,单纯从业务角度来说,不把钱贷给他们又该贷给谁呢?

但总有人不肯“湿脚”。刘永好素以“本分”著称,“希望系”也甚少卷入关联贷款。正因为如此,刘永好总是倾向于清理关联贷款。

一场暗战一触即发。

2006年7月16日,民生银行举行董事换届选举,能够弹压各方诸侯的经老因病缺席。

谁能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第一大股东刘永好竟然会在董事选举中直接落选,卢志强则高票当选,更顶替刘永好副董事长的位置。据说,刘永好非常气愤,要求重新投票,但无人理睬,只得忿然离场。

——“湿脚”的联合起来把“老实人”踢出局了?就在那次董事换届不久,民生银行便被曝光关联贷款高达42亿元,刚刚谋得大位的“泛海系”独占其中近80%,占民生银行净资本的19.57%——远超银监会规定的10%红线。此后民生银行开始了漫长的关联贷款清退工作,卢志强操作渐转低调。

之后次贷危机爆发,卢志强接连抛售民生银行股份套现,以稳健著称的刘永好却借助民生银行定向增发增持大量股份,力量一升一降。2009年3月,刘永好重返民生银行董事会,再度成为副董事长。

卢志强在民生系稍微遇挫后,改而发力投资实业,反而抄底成功。比如借助泰山会“长老”柳传志重返联想集团的契机,从中科院手中拿下29%联想控股股份;2011年以后,“泛海系”又搭上柳传志的好友、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拿下长白山(603099,股吧)国际旅游度假区等诸多“巨无霸”项目。通过这种PE式投资,卢志强悄然间构筑了庞大的实业帝国。

2014年12月23日,万达集团港交所上市。敲钟后,王健林在致辞中特别感谢了两个人,一个是前招商银行(600036,股吧)行长马蔚华,另一个就是万达股东卢志强。

安邦“削藩”,诸侯利益再平衡

董事会里有一群“难搞”的董事,民生银行的水自然深不可测。早年,民生银行更有“民不聊生银行”的绰号,暗示其内部分歧众多,不一而足。

能够摆平诸位的,可能只有经叔平在世时钦定的接班人董文标。几个绝妙的设计便能显示出董文标的睿智。比如,他在民生银行内部创新了议事机制,将董事会会议分为决策性会议与非决策性会议。这样,董事们的争议就能被最大限度地限制在非决策性会议中。如果实在是争吵不休,董文标便会利用股权分散性质,发挥强势董事长的作用。

董文标业务能力强,为人平和,在做决策时都充分征求董事们的意见,不少民生银行中层以及各位董事都“信任并尊敬他”。在董文标的努力下,各个大股东们一直维持着相对均衡的态势。

不过,“利字当头”或许才是摆平股东的最大利器。2013年8月,在外界惊诧中,刘永好、张宏伟、卢志强三个“各怀心事”的民生银行董事长竟然携起手来成立民生电商。这只是一家截至目前依然“雷声大、雨点小”的公司,可背后却垫着民生银行奉上的20.1亿元授信。

在民生银行的股东中,还有另外一个十分抢眼的诸侯史玉柱。从2011年3月起,史玉柱大举增持民生银行股份,进而成为第四大股东。然而史玉柱却说,他只跟着董文标混:“老板,你什么时候退休,能否提前告诉我,我要提前减持股票。”

安邦集团入主民生银行以后,提名姚大峰进入民生银行董事会。让人颇感意外的是,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进击,各个“豪强”大股东却竞相欢迎安邦入主,刘永好更减持套现20亿元——并非“抵抗”而更像“迎合”。

2015年1月31日,毛晓峰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并辞去民生银行行长之职。此后,民生银行新行长人选格外受人关注。

两天后史玉柱在其认证中表示,“十几年前,个别领导曾向民生银行委派一位无能力行长,导致银行发展停顿,耽误几年。考虑到业务能力、文化认同、与团队融合、与董事会沟通的风险,如果这次领导再委派一个陌生人空降到民生当行长,股东大会上我投反对票。跪拜基金经理和民生股民也投反对票”。

发声施压是史玉柱的一个策略,这不是史玉柱第一次“放炮”。早在2011年10月,史玉柱在微博上炮轰中国人寿(601628,股吧)意欲增持民生银行,称民生银行不该失去民营机制。为阻击中国人寿,史玉柱携手刘永好、卢志强等富豪,共同拒敌,迫使中国人寿罢手。内部虽有分歧,但是共同面对外部敌人大家也并不含糊。

现在,对新来的大股东安邦集团,史玉柱有着清醒的认识,他在微博中这样写道:

“安邦控股民生,我觉得挺好。有大股东照料,民生未来说不定更有戏。安邦吴小晖好赖也是我同班同学,如果将来把民生股票搞跌了,我去踢他PP。”须知,史玉柱2011年以来增持民生银行股份的浮盈还没兑现。

“谁能给民生带来价值就支持谁。”刘永好也是如此口风,安邦入主后他在A股减持民生银行20亿元,当年与泛海系较劲的怒气早就消散。而卢志强,减持后持股比例已经降至3.09%,他也在公开场合表示对安邦集团的进入持积极态度,表示民营资本需要更多的是相互之间的合作。

一个外来强大势力的入主,终结了民生银行持续二十年的暗战纷争。这既是旧有斗争与平衡的终结,又将是各方权力游戏的新起点。

从经叔平到张宏伟,从卢志强到刘永好,再到现在的安邦,纵观民生银行二十年,各派势力此消彼长、轮番做主。但大家还是会为了一个“利”字,找到一个妥协与平衡的局面。民生银行的发展也由此受益,成为二十年来发展最快的股份制银行。

当董文标离去,毛晓峰被调查,小贷业务发展放缓,安邦这个新霸主的到来,或许能在局面上和业务上给民生银行一个新生。

手上有牛皮癣能治好吗济南银屑病医院为您解答

预防白癜风方法有哪些呢

郑州男科专家为你解答怎样治疗阳痿效果更好

小孩得牛皮癣的原因是什么

相关阅读